江川讲我抵在墙上,眼睛通红,他幽怨的问我

    “我已经等了你十年……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我七年以来自欺欺人的感情终于在此刻被扯下了遮羞布。

    我在这期间结婚、离婚。

    痛苦的人也并不止有我。

    [1]

    月光打在他的身上,衬托他的轮廓愈发俊美,唇瓣轻轻贴合,越吻越深,越吻越缠绵。这一刻,时间仿佛都禁止了。

    “咔!”导演很满意,最后的这场戏一条一遍过,《撼天地》正式杀青。全剧组都开始欢呼,只有我自己听见自己如同雷霆敲打般的心跳。江川立刻离开了我的嘴唇,一把抱住我的头按进他怀里,不让我看他的脸。

    他身上淡淡的草木香味和胸口有力的心跳相互交织,让我禁不住的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不让我看我也猜的到,他两颊上的红晕一定很明显,像是涂了一层淡淡的腮红,更凸显他的帅气和可爱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也纷纷起哄,说江川和毛头小子一样,只要和丛止老师拍吻戏还会脸红。

    这不是我和江川共同领衔主演的第一次合作了。

    七年前,我们合作拍摄了同为S+级别的古装IP改编剧《涂音传》,也是这部剧让我名声大噪,奠定了冲进一线女艺人行列的基础。

    当时刚开机的第一场就是我和江川的吻戏。我站在显示器后面复盘亲吻的情绪是否到位。和导演商量了准备重拍一条,一回头江川人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的小助理磕磕巴巴的解释,江川因为刚刚的吻戏满脸通红,跑去房车里躲着了。

    我们一阵哄堂大笑,盛名在外的花花公子竟然会是被吻戏害羞的躲起来的纯情大狗狗。一晃数年,江川好像一点没变。

    这一年的戏拍的非常辛苦,因为这次我不仅出任女一的角色还担任了制作人。

    晚上助理小王就传来杀青拍的合照供我宣发微博使用。照片上我和几位主演举着蛋糕,互相脸上抹了奶油,大家笑的都很开心。

    还有几张几天前的照片,饰演男一的江川低着头抹眼泪,大概是还没从哭戏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而我嘻嘻哈哈的坐在他的身边,对着镜头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。